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内忧外患,苹果的迷思

来源:  点击次数:11  时间:2019-06-02
内忧外患,苹果的迷思

【手机王国?动态】库克大帝登基伊始,内有穷凶极恶的华尔街投资人盘算出售套现,外有媒体爆料亚洲产业链侵犯人权,且看库克大帝如何应对。

外患:掠夺者盯上苹果,库克如何应对?

上周三,美国活跃投资人、“企业掠夺者” 卡尔·伊坎(Carl Icahn)致信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再次敦促库克执行规模15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

“我们认为,苹果公司是全球最优秀的消费产品创新者,也是行业中最强大、最值得尊敬的品牌之一。我们将苹果公司视作最具吸引力的投资……我同意继续持有我的股份,不参加15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我的意图不存在任何短期动机。”

伊坎同时表示,他目前持有苹果公司的4,730,739股股份,高于此前公布的3,875,063股。他认为,如果苹果公司执行他提议中的股票回购计划,那么股价将涨至1250美元。

卡尔·伊坎说他不会趁机囤积苹果股份,也不会在短期内做恶意抛售,做出这项建议的初衷仅仅是为了展现苹果真实的股票价值。但是联想到卡尔·伊坎在华尔街“臭名昭著”的行径,蒂姆·库克并未做出明确回应。投资人卡尔·伊坎善于恶意收购目标公司并推进公司管理或策略改革,待公司股票短时期内快速上升时套现的惯用手段。那么为何卡尔·伊坎会在此时发表如此言论呢?

内忧外患,苹果的迷思

库克从乔布斯的手中接过权杖,苹果公司坐拥1,470亿美元现金,在其上周发布的收益报告上,这个数字还在上升。但伊坎却要求苹果用所有的现金(甚至包括贷款)去回购其股票,以便于“提高”企业价格。

苹果与那些曾经璀璨一时的科技公司一样,生命周期可能极其短暂,诺基亚俯首于微软的警示就在眼前。在乔布斯的指引下,苹果不断变换产品与创意,从而高踞硅谷的王者宝座。如果说乔布斯真的为苹果留下了什么,那就是1,470亿美元的价格。虽然这笔十分丰实的家底让苹果看上去如同一只庞然巨兽,但在这个技术更新速度极快的年代,苹果的成功仍旧极其脆弱。苹果的现金必须投资在自己的未来上。

就算苹果公司设计师乔纳森·艾夫(JonyIve)用上百万张崭新的百元美钞来拼接成一款新的iPhone,姑且就称它为iPhone 5$好了,那也比卡尔·伊坎的办法明智。毕竟投资人想要获得只是回报,而CEO所期盼的却是企业的未来。

内忧:苹果的困境,代工迷途

乔布斯(Steve Jobs)曾说,“今天,我们将重新定义手机。”但如今,苹果似乎陷入到了一个庞大的泥沼中,迷糊地徘徊在乔布斯留下的背影里,不知何去何从。

内忧外患,苹果的迷思

每次苹果发布iPhone,大多数用户都难以在第一时间购买到其产品,这正是苹果传奇性的无库存精确生产制度的结果。苹果从来都不想让iPhone的产量超过销量,其生产是与需求同步提升的。这种营销策略降低了库存成本,并提高了利润,同时也加速资金流的周转以保障苹果的抗风险能力。但是面对着日益强大的安卓阵营,苹果的生产速度提升仍然过于缓慢,无法跟上其旺盛的需求。另外,苹果已经不是昔日的那个苹果了,库克已经失去了继续充高端的底气。这也是苹果公司为何会招募英国奢侈品牌Burberry(博柏利)集团CEO安吉拉·阿伦茨担任高级副总裁的原因。(详情请查阅本站新闻《奢侈是一种态度,而不是土豪金》)

苹果有没有可能加快目前的生产速度?上文提到,资金必然不是问题。那么苹果可以在许多不同国家设立工厂,投资生产能力。比如自动化装配线,这样做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就是不会引发美国国内任何关于劳动环境的担忧。那么苹果为什么不如此做呢?

据IDC的数据显示,在50—60年代,电子产品的生命周期平均10—12年,而进入90年代,这一数值下降为6—18个月。科技的飞速发展导致了产品生命周期的缩短,企业的竞争战略转向注重新技术应用、迅速推出新产品的品牌经营。为了尽快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商品并占领市场,跨国企业不得不执行OEM承包,让其他企业生产。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代工”。

作为苹果的重要合作伙伴,也是唯一不需要看苹果脸色的庞大“帝国”,本来风光无限的富士康却面临着产业链失衡的危机。

内忧外患,苹果的迷思

今年九月,中国大陆的消费者有幸首次列入苹果全球首发阵营,头一次享受到了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消费者同步购买iPhone5s/c的待遇,这着实让果粉们兴奋了一把。但是在苹果这一行为的背后则是不计后果的压榨代工厂商的生产能力。近年来因为员工事件而一直处于社会关注焦点中的富士康,再次因为《京华时报》的“一篇学生被逼实习”踏入舆论的风口浪尖,为苹果背下了沉重的黑锅。

富士康的管理模式使其遭遇招工难题,一方面是因为新生代年轻人对于未来收益报酬有了逐渐理性的思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苹果公司不断对富士康的代工速度施加压力。

今年4月富士康郑州工厂的工人一般每月工作170个小时,个别甚至低于170小时,然后现在,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300小时,工人的工作强度和压力几近增加一倍。据富士康此前给媒体发布的公开声明显示:“10月5日,负责产品质量管理部门有15名员工向人资部门反映,近期感到部分员工对产品质量的高标准要求不能充分理解,进而抵触其对产品的检验工作”;“公司希望能够通过不断的技术培训等方式提高员工的生产技能,加强与员工间的沟通,及时疏导调节员工情绪”。苹果的同步销售为富士康带了的不仅仅是一个郑州工厂的失衡问题,瞄准中国庞大消费潜力的苹果已经直接威胁到了整个“富士康帝国”的存亡。

据台湾媒体报道,在太原和郑州富士康一系列的群体性事件之后,富士康已经要求苹果提高代工价格,但苹果目前并未对其提升价格的要求做出任何回应。一位台湾媒体记者透露,富士康内部已经无法再继续承受苹果的质量和供货速度双重高压,苹果被迫同意涨价的可能性很大,一是因为其他代工厂没办法一下子吃进如此巨大的产能,第二则是无法继续突破大陆劳工的底线。

尽管富士康头顶着“为苹果等顶级公司代工”的耀眼光圈,但光鲜背后难掩其话语权薄弱、路径依赖过重等问题将富士康死死捆在苹果的船头上,让其顶风破浪。不可否认,富士康曾尝试多元化发展来实现转型,如更多的使用机械设备、扩大非制造业业务、建立自有渠道和自有品牌等等方式。最近几年,在从“制造的富士康”迈向“科技的富士康”的转型中,深圳龙华园区逐渐成为富士康全球运筹总部,同时其产能大幅向内地转移。富士康公司于今年8月开始调整市场策略,将部分产品由之前的出口转为内销。富士康已经意识到了自身的危机,中国的城市化红利不可能无限持续下去。而这,又将反过来制约苹果公司等跨国集团的成本控制。

难道失去了乔布斯的苹果仅仅只能沦落迷茫于制造“产量”吗?

内忧外患,苹果的迷思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宝宝消化不良吃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