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代表办公室暧昧的恋恋风景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7

办公室暧昧的恋恋风景

[一] 每个人都似有深厚背景,无限河山

程细细永远记得王蓬跟她说的第一句话。虽然他总是淡淡地回应,哦?你确定是这句?

他确实没理由印象清晰。程细细之外,宏羽广告公司不知道有多少女员工,以与“王总监”说话为荣。这个人身上承载了太多浪漫的传奇,其一是,他第一天来面试,众人便纷纷惊艳:“嘿,梁家辉来了!”“胡说,明明像TVB小生林峰!”总之,乱花渐欲迷人眼,面试官的判断力,完全屈从于群雌的喋喋不休。

第二个小道消息,是老板对他的倚重,客户指定非王蓬的方案不用;更有消息说,王蓬的老爸,在浙江拥有数家工厂,他却放弃小开生涯,宁可混在北京,为两万月薪拼搏。

这么帅、这么款又这么跩!以上种种,构成女花痴们fan他的全部理由。

只有职场新人程细细在复印机旁心如止水。她深知公司里卧虎藏龙,每个人都似有深厚背景,无限河山,她要求自己对每位前辈都有求必应、笑容温婉,平安无事地度过试用期,然后,每一周、每一年。与同龄的女孩子相比,程细细的优点是从不做梦,可是命运却不肯放过她。

一天,奉命给王蓬订一份好伦哥比萨,敲门时,那人正与策划部经理沙宝仪八新看的《断臂山》。“感觉很垃圾,实在搞不懂一个寒冷的夜晚,俩人睡在了一个帐篷里然后便厮混在一起。”宝仪说。

王蓬没说话,他对着空气吸吸鼻子:“程细细?是你?你怎么能用这种廉价香水?兰蔻奇迹才适合你。”

刹那间,程细细愣在当场。传说中高高在上的男子第一次同她说话,难道是以这样一种屈辱的方式猝然降临。

[二] 佛祖,我有三个微弱愿望

“不,我永远不会想要那些奢侈物件。”晚9点,细细回到20平的租屋内,男友洪驰还没睡,对着电脑编程。看着他宽厚的背影,有个小小声音在心中响得亮堂,拥有现在的生活,我很满足。

按她的预算,如果这月发饷,决计不考虑香水。要多买一件衬衫,这一整个夏天她都只有两件衬衫度日,洪驰也该买双球鞋。一瓶兰蔻奇迹,50毫升,550元,占去了薪水的1/4.富家子弟不会明白,父亲早逝、母亲多病的细细,十年来是如何以过人的努力赢得自己想要的一切,只有一句赞美她争取不来。那就是,秀外慧中。

别误会,程细细绝不丑,她只是―――过于“平凡”。但对青春期的女孩子来说,有什么比平凡更崩溃、更恶毒、更能打击人到体无完肤?所以,当洪驰说“爱你”时,她一把抓住、毫不迟疑。很久后才有胆子怯怯地问:“你爱我什么?”“我真的觉得你很美丽啊。”理工科男子憨厚地答,“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从没中过奖,连肥皂、洗衣粉都没中过,我一直很努力地攒rp,碰到你,是我rp最大的一次爆发。”这样至诚的话语,足够让细细以身相许。

农历2月19日,观音圣诞,细细独自一人去雍和宫还愿。她已经一连5年来这里许愿、还愿,佛祖真的有灵。善男信女很多,有人虔诚地四肢伏地,一拜二拜三拜。她径直拿三支香,去拜最高的弥勒木佛,这宝相庄严的佛祖,总高26米,地下8米,地上18米,手持哈达,顶天立地,世间再难找这样的雄奇壮观。

酒后与君三愿。细细自言自语道,佛祖,我有三个微弱愿望,请你成全,一、工作顺利;二、妈妈身体健康;三、与君安好,永世幸福。

自始至终,她卑微地、反复地祈求的,只是这三样祝福。

当这三项均已实现,她还有什么理由不满足。

[三] 对于此刻的一个女子,那多半是因为兴奋、仰慕和幸福

佛祖再度显灵。

试用期第七周,沙宝仪喊细细到她的办公室:“有无意向到策划部来?我拜读过你的文章,做文秘实在太委屈。”她说话样子怪异,像一台复读机,把别人输入的话照搬出来。

当然要去。细细张开双臂,机会当前,她才不会迟疑。

如果说此前与王蓬不知道隔了多少大陆、多少冰川,如今冰川少了一座。起码每周例会,两个部门要碰头一次,王蓬站在会议桌的那一头,笑眯眯的神情。

只有一点。

本以为他的口才和他俊朗的外表一样,流水行云。然而上苍是公平的,王蓬说话的速度明显跟不上思维的节拍,有时在小白板上都画出了构思,“配音”却明显地滞后,“这个……客户的要求……我们会采用3D的方式……”

老员工们浑然不觉地凝神倾听,新人细细的唇边,却偷偷地绽一丝笑意。不料,王蓬一眼抓个正着:“哎,那个……那个程细细!你笑什么?有什么好意见,提出来?”他要给细细难堪吗?却恰巧给了她一个展示才情的机会。细细天生一副演讲家的气派,阐述起方案头头是道。赶上老板也在场,不断点头。“不赖啊,抢了我的风头。”演示会结束后,王蓬走到她身较前一周减少6.37万户边,似笑非笑的神情再度浮现于明亮面孔。身上还散发着淡淡幽香,似一个氤氲气场,让人情不自禁想向深渊坠落,“有没有兴趣调过来,做我的女助理?”

机会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

做助理的第一个月,上海office有一个小组来办事,里面有三个上海MM,当着细细的面用上海话大聊特聊;晚上,接待日本客户,这三个上海MM都会日语,满桌“咪西咪西”飞扬。细细被完全孤立。王蓬缓缓踱过来,脸上挂迷人微笑,冲那三个热爱异国的女人举杯说道:“A VOTRE SANTE!(法语)!”她们愕然。他继续:“SALUD(西班牙语)!”“PROSIT(德语)!”“SKOAL(瑞典语)!”直到那些脂粉失去颜色,王蓬才莫不如深耕一点依旧微笑着,以标准得无懈可击的普通话说:“祝您健康!”

“我只想让她们知道,多会几种语言没什么了不起。”驱车回家的路上,他笑着告诉她。

借着黑暗的掩饰,她不敢说话,怕一开腔就会泄露所有的秘密。战栗常常来自于恐惧,但对于此刻的一个女子,那多半是因为兴奋、仰慕和幸福。

[四] 飞流直下三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不,不可以。周末收工回家,细细的另一个自我又爬出来,摁倒白旗。

她一反常态地揪住洪驰叽里咕啦。“明天我们去买件衬衫。”嗯那。“要不就去八角游乐园玩过山车?”嗯那。“我们公司给我加薪啦,那个讨厌的设计总监,也表扬我了。”提到王蓬时,她顿一顿,他依然只是嗯那。“我们之间不能多些交流?”心虚的女子史无前例大发作。

“你早就知道我不会说话?”洪驰摸不着头脑,他正忙着给打工的公司出活儿,温柔的女朋友这么震怒,头一次看到。他小心翼翼地试探:“要不去看电影?《霍元甲》?”“好。”她心不在焉,完全没看懂这是武打片还是情感片,只记得电影结束时有一些字幕,好像是孙中山的题词“尚武精神”。洪驰大声地念,声音充满了迷惑:“神经无上?”于是,细细连同全场观众一起晕倒,想把他拖出去斩了……

为了逗细细开心,洪驰史无前例地给她背唐诗,李白,《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最后一句石破天惊,“不及汪伦送我情。”

细细大声笑起来,笑得太厉害,眼泪就跟着出来了。

洪驰是世间第一个说爱她的男子,是她在佛祖前求了无数次的人。这理科男带来的单纯快乐与王蓬的诱惑,全然不同。后者是一种奇异的、原生的、精细的力量,激发体内每一个DNA热气蓬勃。

夏天的月光洒下来,照在细细平实的生活上。她告诉自己,不能再丧尽天良了,不能贪得无厌,否则,佛祖会惩罚的。

[五] 她说得那么镇定,他听得那么从容

夜晚检讨,白天贪恋。

与他相处得越久,细细悲哀地发现,她做不到望峰息心。

王蓬说,“你帮我查一下宝洁公司的资料,我需要研究一下他们今年的产品设计主题。”于是,她熬一个通宵,帮他攒齐厚厚一大沓资料:“你陪我去成都出出差吧?那里好吃的东西太多了!”她视“辣”有如洪水猛兽,却一口答应下来。她不肯放弃与他一起坐飞机、一起住酒店、然后在隔壁房间聆听他心跳的机会。 只隔着15公分的墙壁,她应该满足了吧,这正是她孜孜以求的、与他的最近距离。再无其他。除了有一天他来敲她的门,“借我牙膏。什么五星级宾馆,牙膏米粒般大小。”她拿了给他,他仍站在门前不走,似有多余的话要说,眼睛里的笑意,让她心里怦怦跳。末了,人家只不过说:“早点休息,明天的材料我都准备好了。”看,异性出差的浪漫插曲,永远不会在自己身上降临。

细细恨自己的贪婪。

“要不要听听我的MP3?”他说,“林俊杰的《曹操》,很好听。”她摇头。他又问,“你怎么了?和你男朋友吵架了?”

只能说是。不然,还告诉他真相不成?说自己一直在良知与欲望之间踟蹰?如果程细细是倾国倾城的女子,她会有胆子,那怕承担背叛的骂名。但上天早已封杀了这个可能,不管坐得多么近,一不小心就能触到他的手,她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与他的天差地别。

2005年1月,从成都飞回北京的国航1408号飞机,一个容貌平凡、掉进人堆里就找不着的女子,向一个骨骼清奇、气宇不凡的男子,诉说自己与另一个叫洪驰的男子之间的爱情故事。她说得那么镇定,他听得那么从容。

一切波澜不惊。

[六] MP3里,那里有他说的《曹操》

从成都回来一年后,洪驰与程细细完婚。他研究生毕业了,而且找到了足够好的工作。足够好的意味是,交得起房贷、车供、给老婆买得起心仪的香水与化妆品。足够好的意味是,一个好男人与一个好女人在一起,彼此珍惜。

细细没有通知原公司的同仁,事实上从成都回来后一个月,她就跳槽去了另外一家公司。她不想触景生情。风和日丽的一天,接到宝仪的,细细,我发现了王蓬的MP3,他去泰国前落在了抽屉里。

他撒了谎,MP3里,那里有他说的《曹操》。从2006年2月到2005年4月,一个男子以纯正的国语述说了五个月来的心情,又仿佛绵延的一生。以最近的心情为起点,因也成了果,果便成了因:

2006年2月25日,决定去泰国玩玩。每次度完假,我都会重新变得高兴。

2005年2月14日,为什么今天才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天蝎男王蓬从来不畏惧“情敌”这个词,但她平静坚定的眼神,让我忽然想尝试一下,从3万5千英尺高空往下跳。

呵呵,不可能。

2005年1月,跟老板说了,下次带细细去成都。虽然她胆子比较小、很多时候还很傻。就像那次,被三个上海妞气得手足无措。其实,我好像也好不到那里去,程细细第一次参加我们的会议,我开始口吃,我居然为这个黄毛丫头口吃,有必要找心理医生问问,这是什么症状?

2005年11月,在公司里见到程细细。她冲我大吼大叫了一番,说我一开口就侮辱她。难道女人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赞美?

更何况,这绝对不是我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2005年4月。在雍和宫,碰见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小女人,她傻里傻气地在佛祖前许下了平生三愿。搞笑的是,她所说的话竟然与我在一分钟前说的一模一样。

离开时,我轻轻说一句,嘿,会实现的。不管她听没听到。

从小到大,超男王蓬轻易地得到许多又轻易地丢掉,好像有些一直想要的,但总也找不到。由此可见,此人骨子里其实是个特别愚蠢的人,他总是偏执地相信一句话,那就是所谓的缘定三生。



治疗肝硬化效果好的药
廊坊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快速解决